<center id="6uxpr"><address id="6uxpr"></address></center>
<var id="6uxpr"><sup id="6uxpr"></sup></var>

  1. <delect id="6uxpr"></delect>
  2. <input id="6uxpr"></input>
     
    聯系我們
    聯系方式(外地加撥0415)
    6121588 6122588
    傳真:+86-0415-6252588
    地址:遼寧省丹東市湯池鎮

    新聞動態

    當前位置:首頁>新聞動態
    蘭州百合緣何價落千丈
    自1998年起連續4年,蘭州百合的地頭收購價每年以10%的速度節節攀升,到去年春天,上漲到每公斤17元。這個價格曾一度被種植百合的農民、加工經銷商和政府官員們稱為“天價”。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,今年春季,蘭州百合的地頭收購價突然跌到了每公斤4元多,市場銷售價格也一路下滑。強烈的價格反差,使百合市場陷入一片混亂,大批的百合被積壓,種植農戶叫苦不迭,加工銷售企業連連虧損。一個“人無我有”的特色農產品,“天價”為何會“一落千丈”?  
    蘭州欲打“百合”牌
    作為一種地域性極強的特色農產品,已有上百年種植歷史的蘭州百合有著絕對的資源優勢。蘭州百合是全國四大百合品系中唯一可食用的品系,其果實個大瓣肥、潔白如玉、味醇香甜,除具有較高的食用價值外,還具有藥用、觀賞等多種用途。蘭州市七里河區是蘭州百合的最大產區,南部二陰山區出產的百合品質最佳。
    七里河區政府百合辦主任馬小平說,蘭州百合對生態環境條件要求較高,種植區的海拔、土壤、氣候條件缺一不可。近年來,曾有河南、安徽、江西、新疆、山西等地引進蘭州百合品種進行栽培,均未成功。全國有江蘇宜興、河南洛陽、湖南龍牙等四大百合產地,但其它三大產地的百合味苦,以藥用為主,唯有蘭州百合色、香、味、形俱佳。地域產品的特殊性,決定了蘭州百合在國內外市場的穩固地位。目前,在香港、臺灣等市場,因蘭州百合寓含“百年好合”之意,已經成為筵席中的名菜。
    截止目前,蘭州百合的種植面積已達10萬畝,其中蘭州市占6萬多畝,適宜種植的甘南、臨夏、定西等地合計種植4萬多畝。按照每年采挖1/3計算,年生產百合可達3000多萬公斤。同時,規模不等的百合加工銷售企業已發展到120多戶,其中在百合的集中產區七里河區西果園鄉加工企業就有60多戶,零散的加工銷售戶則更多。
    目前,蘭州百合絕大部分產品外銷,蘭州本地市場僅占銷售額的5%。北京、廣州、上海等大城市作為蘭州百合的主要銷售市場約占銷售總額的95%,其中20%轉口到香港、臺灣、日本、東南亞等地。據了解,在美國、加拿大,蘭州百合的市場售價達到每公斤80美元。
    在農產品市場普遍不景氣,大部分農民增收十分艱難的背景下,百合卻使農民實現連年增收,僅2001年,農民種植1畝百合的純收入就高達萬元。一些從事百合經銷的業內人士、研究百合產業的專家學者和產業管理部門負責人均認為,蘭州百合極具特色,發展潛力很大,產業對農民、特別是貧困山區的農民實現增收,具有極強的拉動作用。
    據了解,蘭州市計劃到2005年發展10萬畝百合種植面積。屆時,僅蘭州百合的產量將達到6600萬公斤,預計實現農業產值11.22億元,加工工業產值將達15億元,相關產業的產品銷售額將增長到9000萬元。
    是“供大于求”了嗎
    蘭州市七里河區是蘭州百合的最大產區,這里的農民依靠種植百合,已連續4年實現增收。
    筆者近日驅車前往湖灘鄉,沿途大面積的百合地里,很少見到耕作的農民和昔日擁有在田頭等待收購百合的商販。湖灘鄉王家窯村村主任王坤誠說,往年這個季節是最忙的時候,既要采挖、播種百合,又要忙于銷售。今年春季百合商販不來收,加工廠也不要,百合爛在了地里,不僅3年的辛苦要白費,農民全部的投入也都砸到了地里。
    王家窯村的百合種植大戶張子安今年春季收獲了5000多公斤百合,到現在僅賣出了50公斤。他算了一筆賬:3年生百合,按當時的價格種一畝百合,種子、化肥加上租用土地、勞動力等費用,總投入在9000元左右。3年后一畝可收挖1000多公斤,按現在的價格,每畝收入才4000多元,結果是種得越多虧得也越多。
    王家窯村是一個年人均收入不足900元的貧困村,這里的大多數農民一直以種植糧食作物為主。到1999年,全村僅有27畝百合地,然而目前包括本村和外租土地,村里的百合種植面積已發展到500畝。很多村民認為,百合價格一降再降還賣不出去的根本原因,是因為現在種植的百合太多了。
    七里河區政府一些官員也認為,1997年甘肅全省種植面積不過3萬畝,而發展到現在全省的種植面積已接近10萬畝,產量增加過快,現有市場消化不了這么多百合,出現了相對的“供大于求”。
    從事百合加工銷售的私營和個體企業在經營了百合價格持續下跌后,虧損最多的上百萬元,少的也有三四十萬元。他們中的部分人也把虧損的主要原因歸咎于百合面積的“盲目”擴大。西果園鄉芙蓉百合加工廠的個體老板石光禮說,1998年百合價格上漲后,很多人都開始種植、加工百合,3年成熟期后這些百合陸續上市,他估算了一下,蘭州市的百合面積至少有4萬多畝,由于倒茬,每年按采挖1萬畝計算,一年總共有1萬多噸進入市場。而目前國內市場和轉口海外的百合總量只有5000多噸,剩下近50%的成品百合屬于嚴重的供大于求。
    對此,產業管理部門和少數百合加工經營戶卻有不同看法。七里河區百合產業辦主任馬小平認為,這種估算方法缺少理論依據,僅僅出現賣難就斷定供大于求是不科學的。由于百合是地域性極強的特色農產品,隨著百合市場的不斷拓展,每年的市場缺額在300噸左右,從8月到10月,都基本無貨供應市場,現在僅北京市場的百合銷售量每年就以200%的速度遞增,去年同樣也出現了3個月的缺貨期。
    加工經營戶吳鋼說,百合出現“賣難”是由于去年冬季價格開始下跌后,經營戶不敢出貨,都在持貨待漲,人為地壓縮了市場份額,只保證市場不斷貨,沒有進行正常銷售。庫里有存貨,今年春季當然就無法正常進行收購,造成了百合“供大于求”的假象。
    “窩里斗”導致“價格戰”
    蘭州百合價格“一落千丈”,種植戶,加工銷售企業和產業管理部門盡管在市場需求是否飽和上認識不同,但卻一致認為惡性競爭是導致百合市場經營秩序混亂,出現賣難的“罪魁禍首”。
    七里河區百合辦主任馬小平說,近兩年,企業間的無序競爭對百合市場的正常秩序產生了消極影響;一是加工質量下降,假冒偽劣產品盛行,部分加工企業將百合加工的成品率從原來的70%人為上升到目前的96%,甚至個別加工戶還將外地百合混入蘭州百合包裝,以假充真,以次充好,還有的直接把泥土、根須、爛鱗片裝入包裝袋內投放市場;二是非采挖期內采挖、收購、加工百合的現象日趨嚴重,而這樣的百合根本不能食用。
    據了解,隨著蘭州百合市場行情的持續看漲,刺激著百合生產、加工、銷售各個領域。短短幾年間,蘭州百合種植面積急劇擴大,加工、銷售企業數量猛增。目前,蘭州市規模不等的百合加工銷售企業有130多戶,其中在百合的集中產區七里河區西果園鄉加工企業就有60多戶,零散的銷售戶則更多。
    西果園鄉百合協會會長、百合加工經營戶吳尚峰說,數量眾多的百合加工經營戶,證照齊全的還占不到1/3。沒有規范的管理,有些小戶借機不斷地變換品牌,百合質量參差不齊,卻全部流向了市場,嚴重影響了蘭州百合的市場信譽。去年加工戶是高價收購的百合,到10月百合價格下滑后,為了保成本,個別人在加工上以次充好,然后低價銷售。這樣一來造成了連鎖反應,所有的經營加工戶都不得不跟著降價。
    據調查,百合加工的各個企業,彼此間缺乏合作協調,不僅產品質量不統一,等級不規范,還經常出現收購時相互抬價,銷售時相互壓價的局面。這種情況在國有公司和私營企業間顯得更加突出。
    2000年,主產區七里河區政府利用國家計委山區產業化示范項目,投資900萬元建成一家國有獨資企業———蘭州百合實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,年可儲存、加工百合480萬公斤。七里河區政府副區長王安說,組建一家國有集團公司,最初目的是吸納私營加工、經銷企業入股、統一品牌和質量標準,統一包裝和銷售,“捏成拳頭打市場”。
    然而事實上,國有公司和私營公司之間積累的矛盾使這一設想蒙上了陰影。經營戶們反映,國有公司沒有成為政府所說的“龍頭”企業,反而成為市場無序競爭的“主角”。2000年冬季,蘭州百合實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為在廣東打開市場,用低于成本價的特級品與私營加工戶的一級品競爭,結果當地市場隨即出現了混亂。對此,蘭州百合實業發展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卞敬平則認為,國有公司在一年多的時間里,雖沒有較大贏利,卻通過自己的優品維護了蘭州百合的品牌形象。
    百合種植戶和私營加工經營商處于“群龍無首”的尷尬境地,強烈要求政府“歸位”,做好培育市場、宏觀指導和為企業服務的工作。一些業內人士分析后認為,百合市場秩序混亂,政府難辭其責。對產業發展缺乏必要的引導和管理,沒有及時建立健全管理服務體系,是市場混亂的根源。特色產業能否保持健康發展,從某種程度上說,主要取決于政府的管理水平。
    政府做“企業”還是做“市場”
    近幾年,作為百合主產區的蘭州市七里河區政府盡管不斷地在完善產業鏈條,并積極采取措施保護“蘭州百合”這一地方品牌,然而優勢產業卻始終無法發展為強勢產業,原因何在?
    業內人士分析認為,政府觀念陳舊,不善于運用市場機制引導市場,發展產業,是百合產業做不大、做不強的主要原因。據七里河區政府介紹,建立國有公司的初衷,是想通過國有公司的產品質量和經濟實力,規范市場,并在競爭中逐步形成百合產業的“龍頭企業”。七里河區政府副區長王安說,百合實業公司就是競爭者,競爭的結果是市場通過優勝劣汰,最終走向聯合有序的經營秩序。
    大部分百合加工經營戶則認為,政府“越位”直接參與經營,既當“裁判員”、又是“運動員”,在客觀上造成了政府信用的流失。他們認為,企業在市場中都是“運動員”,因為有了“國有”與“非國有”之分,“裁判”就會吹“黑哨”。國家農業產業化的主體是農民,扶持山區產業,應該把錢用在科研、冷庫、母籽繁育等經營戶、農民想做卻做不了的事情上。
    作者:肖敏  文章來源于:人民日報海外版
     
    ,
     
    電話:+86-0415-6121588 6122588 傳真:+86-0415-6252588 QQ:925343188
    地址:遼寧省丹東市湯池鎮 郵件:China-lily@China-lily.com plj@china-lily.com
    版權所有:丹東天賜花卉有限公司 技術支持:新思維網絡


    掃描二維碼

    手機端登錄

    A级黄色电影
    <center id="6uxpr"><address id="6uxpr"></address></center>
    <var id="6uxpr"><sup id="6uxpr"></sup></var>

    1. <delect id="6uxpr"></delect>
    2. <input id="6uxpr"></input>